快捷搜索:  

寄养变弃养,欠费十万元 狗狗很可爱,无奈被拍卖

[手机看新闻][字号 大 中 小][打印本稿]

狗粮加上钙片等每个月寄养花费差不多1万余元

申请人设定起拍价很低,目的是为它们找个好主人

 

狗狗小黑和小宝,会等来怎样的命运?

算下来,小黑和小宝在宠物店已经待了快两年了。它们长胖了,毛色油光水亮,学会了立坐,学会了握手,学会想睡觉就慢慢踱步进笼。小黑是拉布拉多,小宝是金毛,它们的主人两年前将它们寄养在宠物店里,然后就再也没有把它们接回家,如今欠下了十万元的饲养费。

小黑和小宝就这样走上了工行融e购平台的司法拍卖频道。

看它们透亮无暇的眼神,可以肯定的是,和它们有关的这场财产官司它们不懂,关于命运它们估计也没想过,只知道樊老板温柔地撸它们肚皮时,它们就可以大咧咧地躺下来撒娇,只是,下一个能够如此温柔以待的主人是谁呢。

这两条即将司法拍卖的狗狗,会等来怎样的命运?

两个月的训练变成漫长的寄养

樊老板是杭州余杭某宠物店负责人,他爱狗,擅长训狗。在抖音和快手上经常上传一些训狗教程,有数万粉丝。

小黑小宝的主人小赵原本也是樊老板的粉丝。两年前,2017年7月,小赵将八九个月大的小黑小宝送到樊老板的宠物店。

据樊老板说,小赵把两条狗狗送过来时说,主要想训练一下狗狗的简单行为习惯,比如不要在家里乱叫,不在家里随地拉粑粑,看到人不要随随便便扑上去……

这番生活习惯训练,宠物店开价一条狗1.4万元,两条狗就是2.8万元,樊老板说当时他和小赵说好培训两个月。

两个月过后,小赵没有把狗领走,说是继续寄养,费用另算。

两条狗的狗粮加上钙片等每个月的花费差不多1万余元,其实数月之后,这付费就变成了两人之间很不愉快的事情。

狗狗主人说“手头很紧”

从2018年1月份开始,小赵就没再来付费了。因为小赵说他手头很紧。

当时有媒体记者联系过他,小赵说这两条狗狗他肯定是要的。之前也陆续付过六七万元,2018年生意上出了点问题,实在周转不过来。给他几个月,肯定来付清。

可是,小黑小宝没有等来它们的主人。

今年1月14日,樊老板将小赵告上余杭法院。官司属于宠物店服务合同纠纷,主要就是为了催讨寄养费用。

法院安排了调解,但是小赵没有来。

开庭审理,小赵依旧没出现。

5月19日,法院判决被告赵某某支付原告杭州余杭区某忠诚宠物店寄养费、狗粮和保健品费用近十万元,这还仅仅是计算到2018年年底的。

问题是,判决出来了小赵依旧没有履行,而且再也联系不上了。

为了狗狗找个好主人

狗狗一直跟着樊老板,还是天真可爱的模样。

最近,樊老板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拍卖两条狗狗。尽管小赵欠钱不还,但是樊老板也不能私自去处理两条狗。所以跟法院协商后他申请了司法拍卖。按照市场价,金毛是四五千的样子,拉布拉多三四千的样子。

樊老板设定的起拍价,黑色的拉布拉多是840元,金毛1120元。“这真的是一个非常低的价格”,樊老板在接受钱江晚报记者采访时说,小黑小宝是他一手训大的,非常乖巧,之所以挂那么低的起拍价,就是希望能让喜欢狗狗的人关注到小黑和小宝,帮它们找到一个真正爱它们的主人。

其实,要说小赵,这个1992年出生的大男孩也是个爱狗的人,在寄养期间,他也常常去看狗狗,但是他说他真的没钱。

拍卖时间是6月10日至15日,平台是工行融e购司法拍卖。

狗狗即便能够成功拍卖,跟小赵欠樊老板的债务相比,也是远远不够的。法院工作人员说,那就只能再上其他的执行程序了。

(责任编辑:单晓冰)

拍卖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